今天是:
政务邮箱
帐号:
密码:
本站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兴国 > 兴国文化 > 兴国故事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马前托孤
    发布:         稿源:兴国县作家协会  更新时间:2011-07-15 09:23:00 【内容纠错

   陈留弟

 

1996年9月,一个秋高云淡的日子,江泽民总书记来到兴国革命烈士陵园,在参观中久久凝视着一尊《马前托孤》的雕像,这尊雕像记载了血与火的岁月,发生在兴国县苏区一个动人心魄,催人泪下的故事。

1928年12月20日,红军独立二团、红军独立15纵队,发动了兴国武装暴动,兴国县城第一次飘荡红旗。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席卷城乡,出生在坝南贫苦农民家的一位年方17岁的女子李美群也投入了革命活动。她与同乡青年裁缝钟延章相识相爱,不久结婚。从此,夫妻双双投入革命活动,一同誓入党。钟延章当选为坝南乡雇农工会委员长,李美群则成为一名赤卫队骨干。

1929年6月,国民党军窜犯兴国,占领了县城。全县各地的赤卫队集中起来,编成二十五纵队,与白军展开了拉锯式的游击战。不久,李美群和她的女伴接受新的任务做白军士兵工作。李美群把妇女赤卫队员组织起来,成立了“白军士兵运动委员会”。

那时,女人胆小,见了当兵的就躲避,哪敢主动找白军做工作呢!为了消除姑娘们对白军士兵的恐惧心理,李美群一个人硬着头皮出发了。她挑着一担菜故意在白军岗位前歇肩,与站岗士兵搭讪。幸好什么事也没发生,她顺利地回来了。从此,女伴们经常三五成群,在白军驻地附近贴标语、散传单,想方设法与白军士兵接近谈话,启发他们觉悟,不要再替军阀送死。不少士兵在她们鼓动下,偷偷地开小差回家,有的拖枪投降当了红军。

不久,二十五纵队与国民党军打了个大仗,战斗很惨烈,不少负了伤的战士抬到到村里,李美群看见有的战士打断了脚,有的打断了手,更多的是血肉模糊,她忍不住撕心般的疼痛。有个排长告诉她,主要是吃了没子弹的亏。

怎么才能搞到子弹呢?李美群想起一件事,有一次瞅见一个国民党士兵用子弹换小贩的香烟,她想用食品同样可能换到子弹。李美群当然知道做这事很危险,有几个卖菜的妇女曾遭到国民党兵的欺侮。但是部队急需子弹,她豁出去了。

李美群伴们装成做小买卖,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提着盛满油烧薯包鱼、油炸花生、蒸米果的竹篮,款款地跨过木桥,大大方方地穿街过巷,高声叫卖。“喂——新鲜米果,甜酒酿!”她们故意围着白军士兵打转,挑逗撩拨有大胆的士兵试探着问:“表嫂,我们没钱只有子弹,你们要不要?”女赤卫队员们要的正是子弹,却装作无可奈何地说:“什么用?也好,我们拿子弹壳做废铜烂铁卖。”就这样她们换到不少子弹。

有一次,李美群挎着一篮米果,一进城便遇到一个国民党油子,只见他阴冷冷,闪烁着鬼火似的三角眼”,低声吩咐李美群:“跟我走。”李美群不好多问,只好挑着担子跟着他走。“三角眼”带着李美群走进一个破败的尼姑庵,拐进了门里,李美群站在问:“子弹呢?”。“三角眼”对李美群说:“在里面呀”说着就从菩萨身后提出一包东西,用手在包里抓了一把黄澄澄的子弹出来。李美群刚伸出手去接“三角眼”突然拦腰抱住了,还死命地往屋里拖。李美群着急地说:“哎呀哎呀,你搞什么!”。“老子那么久没碰女人了,今天你送上门来,要子弹,我这还有一杆肉枪呢!“三角眼”一只手紧紧地箍着李美群,另一只手就去撕扯她的衣服。李美群死命挣脱,但无法摆脱。她灵机一动大吼地声:“赤卫队来了!”,趁“三角眼”一分神,膝头用力往上一磕,磕中了“三角眼”下面那个蛋蛋。他“嗷”地发出一声惨叫,两只手死死地护着那命根子,蜷缩在了墙角下。李美群看他倒在地上,返身提起那包子弹冲出了门。

李美群带着上百发子弹回到家里的时候,赤卫队员们和乡亲们简直就把她们当成了英雄。然而,他们不知道为得到这子弹所付出的代价。

来来去去,以货易弹,游击队得到充足的弹药补充。李美群与她的“兵运”小组,受到江西省委、江西省苏维埃政府的嘉奖。李美群当选为坝南乡妇女赤卫队中队长。

1931年6月,李美群调任中共兴国县委妇女部长。她上任不久,第三次反“围剿”战斗打响。李美群带领妇女运粮上前线,慰问到红军驻地第三次反“围剿”取得全面胜利, 红军战士和根据地人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但没想到李美群的丈夫钟延章在老营盘战斗中壮烈牺牲。李美群难过得肝胆欲裂。

1932年4月,江西省委命令,调李美群担任少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长。几个月后,她又调任江西省妇女部长。她全心身投入革命斗争工作,在工作中与省委组织部干部倪志善结识相爱,征得原家婆同意后,与倪志善结婚。1933年春,中央发出了扩大万红军的号召。她带头动员自己的新婚丈夫参加红军。这一行动,感动了许多人。

不久,省委派李美群到兴国巡视并指导扩红工作。那时,李美群已经怀孕按本地习俗,不能回娘家生育,倪志善是外地人,尴尬之际,年老体弱的婆婆接纳了她1934年1月15日,李美群生下了心爱的宝贝女儿,取名为“中全列”。可是此“中”与彼“钟”是两码事,然而日里夜里,汤汤水水,照料她分娩、做月子。

其时,蒋介石反动派的第五次围剿步步紧逼,炮声在四周隆隆轰响。李美群越来越不安,她牵挂前线和省委妇女部工作。婆婆知道李美群的心早飞了那天,李美群悄悄休拾行李,被婆婆撞见。婆婆不安地问:“美群,你就要走?”

李美群告诉婆婆,蒋介石开绐发动第五次反革命“围剿”,一百万大军正杀气腾腾向中央苏区扑来,省委有不少工作要做,只好提前回去。

听李美群这样说,婆婆脸上露出生气的神情,一叠声地问:“你想想你是那年嫁给延章的?又是那年开始干革命的?为了革命,连延章的命都在反“围剿”中丢了延章死了,你又嫁了个新老公,帮新老公生孩子,害得我一个孤老婆子侍候你做月子,如今就留下传列一根苗,她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你要走就带着她快走吧!”婆婆赌气地将孩子塞回李美群,转身进了厨房。婆婆的话让李美群犯难,如果留在家里,婆婆的关节炎一发作,手脚又酸又痛,连孩子也抱不动,还乡团来了更危险。可自己重任在身,形势如此逼人,又怎能不回省委?李美群心乱如麻。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不一会,省委通讯员牵着马走进院子里来,大声喊:“李部长,李部长!”李美群见是省委通讯员,赶紧让进屋,婆婆闻声也出来让座倒茶。通讯员对李美群说:“部长,形势相当紧急,李书记派我来接你回去。

此时,远处传来尖啸的枪声,栓在院子里的枣红马,听见枪声振起红鬃,发出萧萧长鸣。激荡着李美群胸中的热血,她对通讯员说:“走,现在就走!”说着背起孩子,提起包袱。谁知还没出门,背上的孩子就大声啼哭起来。通讯员说:“李部长这怎么行?”

婆婆接腔:“是啊,孩子太小,小同志,请你回去向李书记解释,让美群在家里多住上些日子。”“伯母,李书记和蔡部长也上前线去了……”

远处传来的枪声密集起来,院子里的马踢着前蹄,引颈嘶鸣。李美群不再犹豫,她“扑嗵”一声跪在婆婆面前,深深磕了一个头,深情地喊道:“妈,你多保重,媳妇不孝,传列就托付给你老人家了,家里困难,就请你把她送给厚道人家吧!”

婆婆长叹一声,说:“天呵,造孽哟,把孩子交给我吧!”含泪接过孩子,孩子“哇”的一声啼哭起来,一声声啼哭似刀割着李美群的心。她多想再给孩子喂一次奶,再亲亲孩子的小脸蛋,但她怕动摇自己的决心,便迅速拖着产后虚弱的身子,跨上马,眼中含着泪水,回首望着孩子,心里默默地喊着:“别了,我亲爱的孩子,我的心肝宝贝!”她狠心在在马上抽了一鞭子,飞驰而去……

李美群一去没有复返,红军长征后她率领游击队上山,坚持斗争到弹尽粮绝。她被捕后,在狱中铁骨铮铮,宁死不屈。1936年春,黑牢吞噬了年仅25岁的李美群。虽然敌人把她的尸体扔出高墙外,遗体无存,但她的精神不死,尤其马前托孤那一瞬,凝固成永远不朽的雕塑。 

 

[供稿:兴国县作家协会]  

Copyright © 2004-2016 XINGGU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兴国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0797-5322187   技术支持:兴国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0797-5312805
地址: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客家路8号 邮编:342400  赣ICP备12000697号  政府网站信息上报信箱:xg531280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