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政务邮箱
帐号:
密码:
本站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兴国 > 兴国文化 > 兴国山歌 > 山歌简介
山歌简介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的特色
    发布:         稿源:兴国县文化馆  更新时间:2011-07-18 09:40:00 【内容纠错

   陈留弟

 

兴国山歌中情歌居首,数量最多,运用最广,有以歌抒情,以歌寄情,以歌赞情,以歌逗情,以歌思情等。兴国山歌是产生爱情的媒体,大山是溶汇爱情的摇篮,只要有情就有歌,也因唱歌才知情。他们用山歌形式来表达爱慕之情;用山歌来探询对方的情况;用对唱来考验对方的智慧。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是兴国山歌的精华。它如带露的山茶一样清新;它象喷涌的泉水一样清纯,它似醇香的美酒一样醉人……其形象生动的比兴,丰富的想象,炽热的情感,浓郁的生活气息,优美的意境,堪称美妙绝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空前绝后的艺术。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多采取比兴手法,借景生情托物言志。上句兴起,下句点题,大多是随口而出的七言四句体情歌,即谣唱体山歌。

如:

大河涨水小河清,

唔晓河下有几深;

撩个石头试深浅,

唱支山歌试妹心。

 

又如:

八月十五看月华,

月光肚里五色花;

老妹好比月华样,

哥哥久看心会邪。

   

这种谣唱体情歌,举不胜举。高亢粗犷的、热情甜蜜的、温柔凄婉的、荤的、素的,应有尽有,真可谓唱尽人间风流。而洋洋洒洒的长篇情歌,才是经历了岁月的磨炼和取舍之后流传下来的。这种长篇情歌大多有故事情节,歌词长短不限,少则十句八句,多则数十句,甚至一二百句。如《兴国山歌选》中编入的绣荷包、十贪妹、绣褡裢。《兴国山歌选》续集中编入的连姐歌、望郎歌、十送郎、十二别等。从这些山歌中更能看到兴国客家人的整体精神状态,对爱情、对生存意义的追问,以及厚重的历史背景。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其出类拔萃之处当在“浓”。它象平湖上荡起的阵阵涟漪,似垂杨蔽日的浓阴,如硕果坠枝的果林。兴国客家人是“情种”,不爱则以,要爱就爱个缠绵,爱个死去活来。相互表白,生死相依,永结同心,以歌唱把感情推向高潮,正如:

哥系山中长年树,

妹系山中百年藤;

树死藤生缠到死,

树生藤死死也缠。

 

生爱缠来死爱缠,

生死都在郎身边。

哥系死了变大树,

妹变葛藤又来缠。

 

这首《藤树歌》出语天真,想像奇特,把坚贞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如此炽热、疯狂、浓得化不开的爱,有谁不为之感动呢?有谁会无动于衷呢?一个“缠”字,声情并茂,言行皆兴,将生死不渝的爱,写到了极致。这比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之类要生动得多,形象得多,也真挚得多。又如:

 

竹子撑笋连竹鞭,

哥哥和妹心相连;

任你雷呜暴雨打,

烧不掉来冲不断。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其性“裸”它一毫不修饰,一毫不隐瞒,一毫不扭捏,它披肝沥胆、襟怀坦白,万斛情感,全盘表出,一泻无余。谈情说爱是天生之事,也是件难事,难就难在心中有爱,不知怎样来传达;难就难在心中有情,不知怎样来诉说;难就难在相互倾慕,却不好意思捅开那层窗纸。对于兴国客家男人来说却不难,山歌一唱爱就大胆地传达出来:

 

 老妹走路莫快,

放慢两步等到涯

 哥哥有事同你哇;

 喊你老妹嫁给涯。

 

你看脱口而出,多么坦率,多么简单,没有迂回宛转,也不含隐修饰。就是一时得不到回音也不要紧,兴国的客家男人用山歌无拘无束地吐露:

 

河下鲤鱼似妹身,

哥哥打网下狠心;

打鱼不到不收网,

恋妹不到不甘心。

 

兴国妹子也不扭捏,她会向心上人直白:

 

哥哥要茶自家端,

随你要端那一碗;

有心哥哥来恋妹,

哪有老妹不喜欢。

 

她会大胆鼓励:“有心恋妹怕跌苦”的情哥哥:

 

莲花开在塘中间,

有心采花莫怕难;

有心连妹莫胆小,

要想吃酒就开坛。

 

她们还会相互逗情增加乐趣,加深了解,发展感情:

 

阿哥砍柴就砍柴,

唔要回头来看涯

手上砍刀锋锋利,

 割到手指莫怨涯

 

你看滚烫的语言,赤裸的表白,不加任何修饰,没有一点矫情揉态,极真的情感随歌而出。这种情歌文人墨客即便“拈断数茎须”怕也推敲不出来,因为这是生命意识的自然流露,这是兴国客家人赤裸的爱心,出自肺腑之言。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其性“野”野得大胆泼辣,野得百无禁忌,野得让世人心惊眼热。从“野歌”可看到兴国人对爱情,对自由的不羁追求的精神。他们兴往情来,要唱就唱:

 

高山岽脑一兜茶,

两人坐到茶兜下,

哥哥坐到妹身上,

当得皇帝坐天下。

 

思念之情,思念之真,思念之切,直言不讳,寄于歌唱:“

 

想你想你真想你,

请个画匠来画你;

把你画在眼珠上,

看在哪里都有你。

 

情歌起源于人类的性本能,情歌是性意识的一种外化形式,是人的性压抑、性欲求的某种自然发泄,兴国山歌中的情歌也毫不例外。连最为隐秘的“性事”也能大大方方唱出来:如:

 

安塥安绝会安

安涯老妹豆腐干;

哥哥安做青石板,

越轧老妹越喜欢。

 

哥象天上一条龙,

妹象地上花一丛,

龙不翻身不下雨,

雨不洒花花不红。

 

这两首情歌巧借比喻,有声有色地唱出了男女之“大礼”,灵与肉,情与欲,渗透其间,又不伤大雅。

他们无遮无拦,连神圣不可亵渎的观音菩萨,也用来打比方:

 

铜打观音庙里坐,

受得香烛纸钱多;

观音受得千百拜,

妹受阿哥亲嘴多。

 

连菩萨也食人间烟火,何况人呢?所以,他们公然蔑视名教传统,甚至拿观音菩萨来调侃:

 

昨夜连妹太慌张,

摸到神台当是床;

摸到观音当是妹,

观音莫怪贪花郎。

 

这种“野歌”野得惹人心跳,却没有人不喜欢听,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其性“火”火辣辣的歌,火辣辣的情,令人咋舌,令人敬佩。

 

老妹敢做也敢当,

唔怕利刀白过霜;

即使刀山妹也过,

一朝有命总爱郎。

 

这一字字,一句句,如烈火燃烧,火山喷发; 这是情绪的升华,这是感情的白热化,这是爱情的宣言书。

他(她)们为了追求爱情的自由,敢冲破封建礼教,敢为爱情抗争倾诉,敢把生死置之度外,慷慨激昂的歌像一团火,烧向封建礼教统治下的封建婚姻制度。 

如:

 

生要连来死要连,

不怕官司到衙前。

头落好像风吹帽,

坐牢当得逛花园。

 

又如:

打铁唔怕火星烧,

恋妹唔怕斩人刀,

斩了头来还有颈;

斩了颈来还有腰,

就是全身都斩碎,

还有魂魄同妹聊。

 

这是何等的炽热,何等的刚烈,何等的慷慨!恐怕任何人听到这首歌,心灵都会被震撼。

 

兴国山歌中的情歌,透视出兴国客家人的热情、开朗、豪放、刚毅、直率、诚挚。兴国人的秉性不是天生的,它是汉末魏晋六朝几百年的历史所铸造。那是乱世袅雄各踞一方,百姓陷于战乱,生存极艰难的时代;那是旧礼教总崩溃,精神极为解放、个性极为自由、情感极为浓烈、艺术极为丰富的时代。这“天放的时代”,生与死、爱与恨、美与丑、善与恶……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生命和文化,也就勃发出“清流”来。

这一文化清流,随着客家先民的南迁,走向了大江南北,一直到了东南沿海。出发前的记忆,文化的记忆,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定格了——因为这是他们在中原故土上的最后记忆!这种文化精神仍然激发他们前进与创造,兴国山歌,也就得以成为最为浓情,最为放达、最为卓越的歌种。

“天放的时代”喷发出来的兴国山歌中的情歌,堪称“天籁”。只要民歌一息尚存,只要人类对美的感动和自由创造的热情不致枯竭,只要爱情仍是永恒的主题兴国山歌中的情歌,自有其不可抗拒的生命力和魅力!  

 

                                             [供稿:兴国县文化馆]

Copyright © 2004-2016 XINGGU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兴国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0797-5322187   技术支持:兴国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0797-5312805
地址: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客家路8号 邮编:342400  赣ICP备12000697号  政府网站信息上报信箱:xg531280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