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政务邮箱
帐号:
密码:
本站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兴国 > 兴国文化 > 兴国故事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贫穷的富翁
    发布:         稿源:兴国县作家协会  更新时间:2011-07-15 09:24:00 【内容纠错

陈留弟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白军乘势向苏区大举“围剿”。中共江西省委代理书记曾山、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启明、江西省军区司令员李赐凡率领江西党政机关人员和3400余人的游击队,从博生县七里、李园等村转移到宁都北部的崇山峻岭。

夜幕降临,敌人放火烧山,接着敌人又向山上吊炮。刘启明身负重伤,血水浸透了左袖和前胸,昏死过去。凌晨,敌人听到山上枪声稀落,知道游击队人员已剩下不多,便分三面向山上猛扑。白军战领阵地后,急忙从满山遍野的红军尸体中,寻找指挥员的遗体。他们认定这手持驳壳枪,坚持战斗,死不投降的就是“匪首”。找到他的遗体之后,从口袋中搜出了怀表与《中国共产党党员证》,党员证上写着刘启明的名字。敌第30师师长喜出望外,立即找来随军记者,拍摄下照片,上报领赏。一时间国民党大小报刊大肆吹嘘“击毙伪省苏主席刘启明。”但敌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所击毙的不是刘启明,而是他的庚兄刘国龙。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刘国龙在生死关头,当机立断,迅速将刘启明隐蔽于大树后面,撕下一块内衣布,替他包扎好,然后换上他的外衣,拿起他的驳壳枪,将他推入战友们的遗体中。自己则迎击蜂涌而上的敌人,当敌人冲上来时,他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后,壮烈牺牲。

当晚,刘启明被刺骨的寒风冻醒,他下意识地摸了摸绑扎在腰间的褡裢,然后从死人堆中爬了出来。他找不到一个活着的战友,便忍着钻心的疼痛,爬到深山密林的山洞里隐藏起来。

刘启明成了“山顶洞人”,他靠挖野笋,摘野菜,捉蛇充饥,以干树叶御寒,采草药治伤。过了三个多月,他身上的伤口渐渐痊愈,便决定出山寻找党组织。出山前他将褡裢中的金条、金砖、银元倒了出来,这是他和曾山分手时,党组织交给他保管的活动经费。他认真地清点之后装回褡裢中,然后往山洞深处走去,将褡裢埋藏好。

刘启明走出山洞,下山寻找党组织。一路上敌人岗哨林立,鹰犬密布,盘查很严。尽管刘启明小心谨慎,不走大路,专走山道,不进富人门,专入穷人家,但还是落入反动派的罗网。

审讯中,刘启明面对酷刑无所畏惧,宁折不弯,敌人始终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有一天提审,他又被打得几次昏倒过去。当刽子手又一次用冷水将他泼醒时,有个“酒糟鼻”摇着一把折叠扇走了进来,他瞅了刘启明几眼后,惊喊起来:“混蛋,你们差一点把一个大财神爷给打死了!”刘启明挣扎着抬起头来一看,认出酒糟鼻就是当了叛徒的原省委组织部干部曾华荣,眼睛冒出愤怒的火焰。

团长巫鹏元喜出望外,下决心采取一切手段让刘启明说出埋金之处。然而刘启明无论是封官诉愿,劝降诱骗还是严刑拷打始终紧咬牙关,宁死也不讲出埋金地点。巫鹏元黔驴技穷,只好请示上峰,再作处理。

刘启明关在大牢,四处森严壁垒,插翅难逃。有一天他想出了一条脱身之计,便对看守兵说:“你叫监狱长来,我有重要情况报告。”看守兵骂道:“妈的,你骨头痒了?”刘启明一本正经地说:“误了大事,当心你的脑袋!”

刘启明被看守兵带到监狱长房间,监狱长连正眼也不看一眼问:“你有什么情况要向我报告?”刘启明瞅了看守兵一眼,说:“这是机密,只能让你一人知道。”监狱长会意,叫看守兵离去。

刘启明监狱长说出自己真的藏了一大包金子、银元拉他“一起发财”。监狱长眼睛转了转,说:“这是火中取粟,那东西不好拿。”刘启明见监狱长动了心,进一步放出饵子,说:“长官,人生一世,谁不图富贵,有了这笔钱,我们可以远走高飞。在巨大的诱惑下,监狱长果断地说:“这买卖我跟你做了,我俩五五开。”

第二天晚上,监狱长偷偷给刘启明开了脚镣手拷,让他换上一套看守兵的衣服后,逃出监狱。刘启明带着监狱长,走进深山老林监狱长手拿着驳壳枪警惕地跟在身后不一会他们来到一个山洞前,刘启明告诉监狱长那包金子、银元就埋藏在洞中。监狱长说:“那就快进去,趁天还没亮,拿了东西马上离开这里。”

刘启明拨开洞前的树藤、野草,领着监狱长钻进了山洞。这是个深邃昏暗的山洞,顺着蜿蜒的山洞,来到一个水潭前,潭中有块形似“王八”的巨石。刘启明卷起裤脚,下了水潭,用力移开大石,掏出一个用油布包着的包,监狱长睁大了贪婪的眼睛。刘启明上岸来,打开油布,露出一个正面绣有红五星的灰布挎包。他重重地扔在石板上,山洞中响起金属与金属的撞击声,监狱长喜得象敲打的木鱼——合不拢嘴。刘启明对监狱长说:“从现在起我俩就是富佬了,可富佬也得吃喝拉撒,你一路象个催命鬼,我快让尿给憋死了。”监狱长说:“卵子在你身上,你要拉就快去拉。”

刘启明转身去拉尿,走开好几步,闪到一块岩石后,故意大惊小怪地喊起来:“蛇——蛇——蛇!”监狱长听见喊声乘机提起装着金银的油布包飞快逃跑,等他跑了一段路,刘启明才大声嚷起来:“长官,你等一等!你要独吞不得好死……”不过他没有去追监狱长,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走,那里有山洞的另一个出口。他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停下来喘气,并象一个调皮的孩子似的,得意地笑了。他笑监狱长中了他的计,原来监狱长到头来得到的是一袋子弹壳和石头。

金条、银元怎么会变成弹壳和石头呢?原来分路突围前,大家都知道他们这一路的活动经费由他保管,在这残酷的斗争时期,他多了个心眼,来了个瞒天过海,将金条、银元换成了弹壳、石头,故意当着干部们的面埋藏,这事只有省军区司令员李赐凡和省政治部保卫局长娄梦侠知道。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对的,因为后来确有人当了叛徒。

刘启明从山洞出来,下了山他找到一户穷苦人家,讨到一身破烂衣服,装扮成讨饭的叫花子,提着讨饭篾箩,走村串户,沿门乞讨。走遍赣西南老区各县,秘密联络失去联系的同志百余名。谁也不知道这位穿着褴褛,脸黄饥瘦,满脸胡须,披头散发的讨饭佬,竟是赫赫有名的江西省苏主席刘启明。而他“腰缠万贯”,忍饥挨冻,也不肯动用这笔“公款”。

1936年秋,他流浪到了遂川县。那里山多林密,人烟稀少,反动派势力较弱,便于谋生与从事地下活动。刘启明决定在这里扎下根来。于是,他在东街头搭棚设铺,以作豆腐、卖水酒作掩护,设法联络流散的红军和苏区干部来这里躲藏、养伤,伺机开展革命活动。

不久,他们先后联络上了原杨赣特委宣传部长刘飞庭,白区工作部长郑高岭(郑世员),组织部长兼秘书长罗梦湖,粤赣省苏组织部长兼秘书长罗月仁,赣西南特委书记刘符节,苏区干部罗子明、刘有泮、钟寿山等人。1937年1月,刘启明召集十余名苏区职务较高的同志,在马家洲的谭富村举行会议成立临时江西省委,会上同志们推选刘启明担任书记。临时省委集合分散流落在这一带的120余名共产党员展开了新的革命斗争。

在这段时间,刘启明得悉妻子谢招娇,被伪联保抓去严刑拷打,致使手指压扁、脚打拐;儿子刘林元,被迫送去学撑船;四岁的女儿刘文香,被枫溪陈家当“花招女”;弟媳钟五香也被当成“土匪婆”被迫改嫁他乡。听到这些消息,刘启明心里如一阵刀剜。他多想回到家乡看望自己的亲人然而,他是个敌报上公布被击毙的“匪首”,“死人”是不能复活的。为了革命大局,他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默默地工作。不到一年,刘启明带领同志们建立起马市等五个区委,命斗争的烈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党在吉安建立了“新四军办事处”,刘启明决定将那笔埋藏的巨款交给新四军办事处。他潜回宁都北部山区,找到那个埋藏巨款的山洞,取出了褡裢。刘启明带着巨款来到吉安新四军办事处,贺怡(毛泽潭烈士之遗孀)亲自接见了他,他把“巨款”连同清单全部交给了贺怡。消息传开之后,同志们大为感动,争相传颂,刘启明却一再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所应该做的。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反动派到处搜捕共产党员,破坏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整个江西革命斗争转入低潮。1942年起刘启明四处躲藏,又过起了流浪生涯。1945年他贫病交加,身患肺结核,常常吐血不久,刘启明病情恶化,病魔吞噬了他的生命。离开人间时刘启明仍然穿着他平日那件破烂长衫和补钉连片的单裤。当地群众自发用黄土掩埋了刘启明,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立了块无字碑。

 

                       [注故事主人公原型系江西省苏主席刘启耀]

                       [供稿:兴国县作家协会]

Copyright © 2004-2016 XINGGU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兴国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0797-5322187   技术支持:兴国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0797-5312805
地址: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客家路8号 邮编:342400  赣ICP备12000697号  政府网站信息上报信箱:xg531280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