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部门信息公开目录 > 司法局 > 政策文件

南昌市高新区袁某家属与龚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访问量:

【案情简介】

袁某是高新区某镇某村人,在龚某负责的工地上班。2018年7月4日上午十点左右,袁某在龚某负责的工地工作,中途上卫生间突发疾病,被送往南昌市某医院救治,于7月10日救治无效死亡。

住院救治期间,龚某垫付了30000元钱医药费后就再也没有过问此事。在袁某死亡后,袁某丈夫周某认为自己的妻子是在工作期间死亡的,属于工伤,应按工伤赔偿标准赔偿80万元,多次找龚某协商处理赔偿事宜,但龚某认为袁某是自己发病导致的死亡,自己没有责任,且之前有约在先,安全问题才由自己负责,自己出于人道主义,已经拿出了30000元的医疗费,不会再出任何费用,并表示即使通过法院审判,自己也不会输理。而周某坚持认为自己妻子袁某是为龚某做事时发生的意外,龚某理应做出赔偿,因一直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周某遂找到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请求解决。

【调解过程】

调委会接到周某申请后,及时通知龚某、周某所在村委会干部、龚某工地所在地村委会干部到调委会协调处理。调解员向双方当事人告知了人民调解的性质、工作原则、工作程序以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法律效力。调解中,调解员先对周某进行了安抚和劝慰,表示周某的妻子发生意外离世,作为亲人的悲痛可想而知,心情一时无法平复是人之常情。听到调解员这么说,周某一直以来的敌对心理渐渐消减,并表示,既然如此,就应当给予一定赔偿慰藉家属,要求80万元赔偿合情合理。但龚某表示,周某妻子突发疾病去世,这是谁也不想发生的事,但是自己事先已经讲得清清楚楚,工地一切质量及人员安全由才由自己负责,况且80万元的赔偿没有依据,就算闹到法院去,自己也没有多大责任。周某听后,无法接受此说法,当即表示要去市里、省里上访,省里不行去北京上访,一定要讨一个说法。调解员见当事双方人敌对情绪明显,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矛盾一触即发,于是决定采取“背靠背”方式单独与周某、龚某沟通,安抚他们的情绪。待双方情绪稳定后,调解员表示现在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袁某死亡是否能算工伤,如果能认定为工伤,这件事情争议也就不大,如若不能认定工伤,我们再进行下一步沟通。周某、龚某听后,表示愿意信任调解员。调解员向双方指出,本案系提供劳务过程中发生意外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此类纠纷较为常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第三十四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通过调解员解说法条,雇用方龚某认识到自身责任大小,也明白了就算闹到法院,自己在法律层面上也站不住脚,但就赔偿金数额一事还是难以与周某达成一致意见,认为周某提出的赔偿金数额还是过高。于是,调解员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疗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例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材料。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为双方测算了袁某死亡损害赔偿金数额,双方听后都若有所思。于是,调解员趁热打铁,继续说到,纠纷一直拖着不解决,对大家都不好,希望双方都能换位思考,大家各退一步,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才能尽快解决纠纷。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经过多次的协商,最终达成如下调解协议,并表示不需要做司法确认:

一是龚某一次性补偿周某妻子治疗费、死亡补偿金、赡养费、抚养费、安葬费等一切费用共计人民币60万元整(含之前支付的3万元治疗费);

二是本次事故纠纷一次性在麻丘司法所了结,双方无其他争议,今后乙方及其家属不能因本次事故再次向甲方和其他相关部门要求任何的赔偿。

随后,调解员见证了龚某支付给周某所有的费用,并将相关支付凭据复印件存入调解档案。

一个星期后,调解员进行了回访,双方都表示对调解结果很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系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该类案件在调解实践中较为常见,但因涉及责任主体与老百姓的传统责任观念不完全一致,比较难定性,处理时往往比较棘手,调解起来有一定难度。本案之所以调解成功,归纳起来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合理运用正确调解方法。双方选择通过人民调解解决纠纷,主要原因是人民调解成本较低、程序简便、方式相对温和,调解员在办案过程中做到“公平、友善、讲理、论法”,尽可能地方便当事人,给予双方当事人理解和尊重,这是调解成功的基础。

二是准确定性本案法律关系。广大基层人民调解员特别是乡镇、村调委会调解员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本案中,调解员通过有效运用判例调解的方法,合理确定各方责任,以案释法,以案析理,使当事人能够进行理性自我对照,明确自己的权责,心理上更容易接受,可以有效克服法律知识上的短板,“将调解从情理上升到法理层面”,合法、合理、合情地将纠纷化解在基层,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三是注重情感沟通交流。整个调解过程比较长,调解员应保持足够的耐心,不厌其烦,反复沟通,寻找机会,用责任心感动双方当事人,赢得双方当事人的充分信任,为后续调解工作奠定良好的基础。

四是适时进行心理疏导。许多矛盾纠纷难以化解,并不是利害关系有多大,大部分是双方在心理上没有坦然面对现实,更多的时候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问题。特别是当事人是作为被损害方时,往往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偏激固执地认为对方应当承担所有责任。本案调解员就是善于察言观色,准确地掌握了当事人的心理,及时引入以案释法做疏导工作,促使双方理性的协商解决问题,这是纠纷得以顺利化解的重要原因。